庆馀年丨程先利:那年春节吃结余

发布时间:2019-01-31 04:51    

我这个人不太会干家务活,也不会包水饺,但是擀饺子皮却是一绝,擀出的饺子皮中间稍厚,四周微薄,大小适中,主要是圆。供三、四个包饺子的人同时使用绝对没有问题。这唯一的绝活,是那年在工厂里吃结余练就的本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厂里由于订单多,生产任务重,决定春节不放假,加班加点搞生产,三十、初一吃结余。那时候的食堂要求成本价售饭,但年终算帐,总会多余出一些钱款,吃结余,顾名思义就是食堂一年当中多出来的那部分钱款,做成最好最贵的饭菜,让大家免费吃。这可是三千七百人共同吃饭,主食是饺子,包饺子光食堂的大师傅也忙不过来,厂部就命令科室全体人员到食堂包饺子。于是,那场声势浩大的包饺子会战就在年三十这天打响了。

全体科室人员也有几百人,一齐行动,端着大面盆,抬着大面板,剁肉的、切菜的、和面的、调馅的,叮叮当当,嘻嘻哈哈,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差不多也到中午了。荤的、素的,各种馅先包出一大锅来,让领导先尝一尝滋味,再决定哪种馅多包,哪种馅少包。一般的干部也能吃上几个,一边吃一边褒贬,咸的淡的,七嘴八舌。领导先不说话,然后很威严地说一句:“韭菜猪肉馅的为主,其它的为辅,多放盐。”话音落了,别人都没有了声音,各就各位,忙活起来,开始投入正式的规模化生产。

人多工具少,只要能使用的工作生活用品,能派上用场的都用上了。办公桌就是面板,洗脸盆就是菜盆,车间里纺纱的锭子就是擀面轴子。几个拼起来的办公桌上,十几把轴子一齐滚动,擀出来的饺子皮雪片似地飞向两边,他们看也不看,片片都能准确及时地落在包饺子人的面前。那些擀皮的好手,一轴子能擀出两张皮;包饺子的也有绝活,一下子捏成两个。大家说说笑笑,一会功夫就包满了一盖板饺子,盖板不够用,就用纸箱板代替。存放就成了一个大问题,这时就有人提议,放在食堂前面的水湾里。食堂前头有四个水湾,那是盖厂房取土而形成的,年三十天寒地冻,冰面上都能跑汽车了,主要是冰面干净,没有尘土。于是人们进进出出,把包好的饺子一盖板一盖板地放在了冰面上,远远望去,一排排的饺子如同一队队士兵,甚是壮观。

我那时也就十八九岁,在家里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也不会干。科长说,你还是学着擀饺子皮吧,也就是这个活没大有技术含量。虽然技术含量低,我还是经历了擀破、擀长、擀成泥,丑态百出的过程。最后是越练越熟,越来越得心应手,当然手腕子和肩膀也就越来越疼,后来的一个星期都没有缓过来。

那些平时正襟危坐,表情严肃的办公室人员,此刻,在这个环境里也纷纷摘下了面具,放下了架子,胡扯八拉,口无遮拦,说说笑笑,此起彼伏的说笑声简直要冲破房顶。

包完饺子,火头军的任务一般由食堂的大师傅担当,一盆盆热气腾腾的饺子送进了车间,在一线坚持生产的工人吃上了过年的饺子。我吃了两大碗,直打饱嗝,还意犹未尽。

那以后再也没有吃过结余,但那样的场面却留在了记忆深处,那种集体生活,现在想想,依然甜蜜。

【“庆馀年”征稿启事】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眼见得腊八到了,再往下就是小年、除夕、初一、十五……春节的喜庆气氛越来越浓厚了。

关于春节,您有什么温馨的记忆?您有什么有趣的故事?您有什么新奇的观点?您有什么美好的期盼?或者,您有什么其他不吐不快的事儿?

欢迎写成文字,投给我们,与大家分享!

特别提示:

要求:

体裁不限,诗歌、小说、散文均可,字数一般不宜超过2000字。

来稿请在邮件主题标明关键词“庆馀年”,以便检索。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饭机 浙ICP备16004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