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在抚顺铝厂经历的三年大跃进时期

发布时间:2019-03-04 06:48  

进入抚顺铝厂正值三年灾荒时期,当初我被分配到108车间二所工作,粮食定量划为每月37斤(家属仅为27.5斤),由于我们初入厂,都住单身宿舍,每月都是厂里统一发放地方粮票。

那时我们还在二宿舍楼上食堂就餐。我们先要将地方粮票和钱款,兑换成可以就餐用的粮票和钱票,这样才可以随时使用。

其实每月37斤定量,按现在来说,每餐可用四两主食,再加蔬菜啥的,完全可以饱腹了,但那个年代,没啥油水啊,所谓蔬菜也多是西瓜皮咸菜条之类的,真正意义上的蔬菜很少吃到。所以吃多少东西,也总感觉吃不饱,总有饥饿感……

半个月的粮票被盗 女友解囊相助 共渡难关

好在那时,我们在整流所工作,享受乙字保健待遇,每天可以喝上半茶杯牛奶……

但谁料,就在这样定量受限,食难裹腹的处境下,还让我摊上了一起更加焦头烂额的,粮票餐券被盗事件,这真是雪上加霜,让我半个月,没缓过神。

事情是这样的,前一天晚上,我与女友(当今的老伴),去抚顺铝厂俱乐部看一部叫《我们村里的年青人》的电影,我们正并排坐着,我忽然感到身后像似有人,碰了我一下,我当时也没顾及,也没发现其他异常……

第二天洗漱完毕,女友约我去食堂就餐,谁知,等我排到售饭窗口,一摸裤子后兜,钱包没了!当时心都凉到家了……要知道,钱包里,装着的是我半个月的粮票,餐券,奶票,还有10多元的零花钱啊… 心想,这賊也太狡猾阴损了,趴在椅背后,不声不响,装迷糊,趁人不备,盗去我半个月的口粮啊!(其实那些票卷,外单位的人,也不一定可用)。幸亏就餐当场,有女友在身边,拿出餐券粮票,我们共用的。

当然,此后这半个月里,也多半是靠她的资助与奉献了。

民以食为天 饿急红眼 饭盒被人偷吃 那个时代的实情

那些年,秋后休息的日子,多半是与同学和室友们一起,仨一群俩一伙,带着口袋和水,去郊外的乡下大地“小秋收”,捡粮食。主要是,玉米地,豆地,花生地都要去,颗颗粒粒都要捡……

回来之后,常常是清洗干净装在饭盒里。第二天上班放在气锅里,经蒸煮后作午餐食用。但即使这样,辛辛苦苦捡来的粮食也难以吃得安生!总有不劳而获的小人惦记着。一次午餐时,去打开气锅,准备取出饭盒,竟发现饭盒不翼而飞了。后来在二楼一处窗台上发现多个被人偷吃了饭之后丢弃的空饭盒。要说那时人都饿得急红了眼,饿得不顾面子了。

女友家是农村的。有一次探亲回来父亲给她带回来一小袋高粱米和小豆。让她补补定量的缺口。但是女友带回来并没有舍得吃,小心翼翼地放在寝室的衣柜中,并锁好保存起来了。

不料有一天打开衣柜想取出来食用时,发现粮食已经只剩下半袋了……女友回想一下当初往柜里放粮食的时候,只有和她最要好的室友看见了……所以无需多说,丢失粮食的真相,已经不言而喻了。

其实也难怪这位室友,源于她当初是抚顺铝厂103车间的化验员,定量比我们低的多,所以也就释然了。

如今衣食无忧 感谢党感谢社会馈赠

一次我与同年入厂的同学去外面散步。走到七百附近(现在的大商集团),偶看见一处饭馆,我们顿觉食欲升腾,进去一看,只有“高级点心”不用粮票。于是我们俩就要了一盘半斤装的“高级点心”享受了一番。但是吃过之后感觉余兴未尽,我们仍感觉与饱腹还相差甚远…

要知道,享受这半斤“高级点心”耗资16元,相当于我当时半个月的工资了!(我们当时处于见习期,每月工资仅32元)。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我们曾与抚铝同呼吸共命运。我们为之奋斗过,奉献过。我们度过了曾经的灾荒之年。当今我们都已经成为了步履蹒跚,鬓发如霜的老人了。我们历经了抚铝的扩展,我们见证了抚铝的兴衰……

今天我们虽老依健,我们衣食无忧。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时代的惠顾,感谢社会的馈赠……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饭机 浙ICP备16004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