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这有什么用?”“没什么用,但能让我开心”

发布时间:2018-12-27 19:09  

蔡康永在《别问“这有什么用”》一文中写道:

还好我爸不是“一般的台湾爸妈”。

从小到大,爸从来没问过我:“这有什么用?”

“这有什么用?”几乎是我们这个岛上,最受欢迎的一个问题。每个人都好像上好发条的娃娃,你只要拍他的后脑一下,他就理直气壮的问:“这有什么用?”

“我想学舞台剧。”“这有什么用?”

“我正在读《追忆似水年华》。”“这有什么用?”

“我会弹巴哈了。”“这有什么用?”

“我会辨认楝树了。”“这有什么用?”

这是我最不习惯回答的问题,因为我没被我爸问过这个问题。

蔡康永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个不一样的爸妈,然而,现实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伴着“这有什么用”这个问题长大的。

在这个信息极度发达的时代,我们却日复一日地生活在焦虑中,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在心中暗暗计较成本:看这本书有什么用;做这件事有什么用;认识这个人有什么用……

最后的结果是,因为计较成本,做任何放松娱乐的事情时,都不能心安理得,反而心怀愧疚。我们把自己搞得越来越忙,也越来越困惑。

然而,有问题出现,就会有人敢于站出来挑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专门致力于做一些“无用”之事,在成全了自己的同时,也拯救了无数年轻人空虚的心灵。

有趣比有用重要

网上有个被大家称作“保定爱迪生”的另类发明家,他叫耿帅,专门致力于发明“无用之物”。

他的作品大多是这样的:

菜刀手机壳

菜刀梳子

钢铁直领带

脑瓜崩助推器

地震应急吃面神器

一秒开瓜神器

看到有人这么认真的搞笑,突然觉得生活好像也没那么糟。

网友们一边嘲笑他的作品,一边又反反复复观看他的视频,乐此不疲。

他的发明都没什么用,但是能带给人快乐,对于现代人来说,这就是最珍贵的。

我要做一件肯定失败的机器

在TED上有一个科技女神,她和耿帅有一样的爱好,喜欢发明一些无厘头的东西。比如:

早餐机

自动涂口红机

自动刷牙机

手掌闹钟

她说:“我要制造一个肯定失败的机器,当我卸除了对自己的压力和期待后,我找到了热情。

人人都怕失败,她却反其道而行,但是,当看到这些失败的作品时,我们会发现,不过失败而已,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人生不是拿来用的,而是拿来享受的

日本有个妹子藤原麻里菜,也因为她的无用发明,在Youtube上收获了大片粉丝。

每个人存在于世上都会有不同的苦恼,而她想了各种办法“解决”这些苦恼。

自己害羞,但是又羡慕别人朋友多,那就发明一个假装有很多好姐妹的自拍神器

觉得自己胸小,那就发明一个能走路丰胸机

羡慕别人有男朋友,那就自己做一个,不仅能随时“壁咚”我

还能每天吻醒我

还有自动喂饭机

懒人化妆机

不想工作时,提神的机器

这些无厘头的发明,不仅给她自己带来了乐趣,也成为了无数网友快乐的源泉。

心理学家发现:一个人说的话若90%以上是废话,他就快乐。若废话不足50%,快乐感则不足。在交流中,没有太强目的性的语言,更容易让人亲近。

因此,生活中,不妨花点时间做些无用的事:读些无用的书,看些无用的视频,买些无用的物品,说些无用的话……

事情本身或许没用,但是能让你感到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饭机 浙ICP备16004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