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人生》 41.江湖险恶

发布时间:2018-08-27 10:01  

在满足与幸福中鲁平更加努力的工作,工作热情聪明才智也发挥到极限。然而与二书记的矛盾也越来越激化,鲁平被诬陷打击依旧如常的努力工作。

一、发挥才智换新址

1997年4月份,二书记说:膳食科准备要搬到北面的小二楼里面,腾出整个办公楼进行出租。那时公司已经盖好了新的办公楼。听说要搬新址后,鲁平抽出时间,到那个小二楼里去查看地形。那个时候,小二楼里边的分厂还在生产沙发,鲁平拿着盒尺在厂房里量过来量过去,然后在最大号的打印纸上,按比例精心地画了一张草图,上面标上了库房、货梯、蒸房、锅灶、洗菜池、洗肉池、小炒操作间、凉菜操作间、男女更衣室及各种设备的安装位置。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公司经理召唤了。

那天公司经理召唤鲁平了,鲁平赶紧带着草图去见公司经理。进门后,公司经理跟鲁平提起膳食科搬家的事,鲁平说:“我把草图都设计好了。”公司经理看了一眼鲁平画的草图,就把草图递给管基建的副经理,让副经理拿去看着办吧。施工很快就开始了,鲁平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到施工现场去看看,工头拿着鲁平画的那张草图在指挥施工。鲁平感到很惊讶,施工队也太图省事了吧,也不再画新图,也不找自己再商洽一下,直接拿着自己画的草图就干上了,看来自己画的草图还有可操作性。

画的草图上面,蒸房的门没有注明用什么材料,鲁平在现场发现了这个问题,就现场告诉施工人员做一个大玻璃推拉门。一是阻隔蒸汽四处乱跑,二是蒸房里的情况,不用开门就能看的一清二楚。同时,鲁平又联系煤气公司垒灶台、安装煤气管道,联系制作安装排油烟罩,联系磁卡售饭系统的迁移等等。因为公司经理要求的时间很紧,所以一切工作都是同时进行的,现场混乱的很。

有一天,楼上操作间现场施工人员吵起来了,铺地面的施工人员不让垒灶台的干活,说铺的地面还没有干就让垒灶台施工人员给踩活了,把鲁平找去问怎么办?鲁平只好让铺地面的先干吧,煤气公司垒灶台的先撤出现场。谁知道垄断国企的菩萨是得罪不起的,等铺好了地面再找煤气公司的垒灶台,人家不来了,说没有时间,工人都在别的工地干活呢,什么时间能来说不好。公司经理规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里的活却搁浅了,要知道那时垒灶台可只此一家,让别人垒是违章的。再说:煤气公司的活已干了一半了,也不好再转给他人干,左右为难真是急死人了。鲁平只好又登门拜访,找那个公司负责人商量,希望人家能回来干活,好说歹说人家总算答应了,但是要额外付给他们六千元的辛苦费。六千元钱在那个年月可不是个小数目,鲁平明知道是碰上劫道的了,也没有办法,只要能按期完工宁愿挨一刀。

女会计警惕性还很高,生怕鲁平在六千元里有埋伏,要求亲手把钱交给施工人员,正好鲁平也巴不得洗清自己的嫌疑,施工人员分赃的时候,也分给鲁平五百元钱,按时髦的话叫回扣吧。鲁平接过那五百元钱,总觉得有点烫手,赶紧到会计室交给了女会计下账。

土建施工搞完了,就差磁卡售饭系统安上就可以售饭了,谁知道越着急越出错,负责迁移售饭系统的小伙子干活毛糙,把弱电的插头插在了强电的插销座上,瞬间所有售饭机的主要部件都烧了,小伙子傻眼了。鲁平又坐着车赶紧到他们公司去催办此事,他们公司副总说:每个烧坏的插件要三千元,北京没有这个插件,还要到南方总部空运过来。一共八个售饭机盒,要两万四千元,这不是打劫吗?多亏鲁平的好习惯,只要是外来人员来安装或者维修的,鲁平都是从头跟到尾,小伙子操作失误,鲁平在旁边亲眼目睹,鲁平据理力争,对方公司副总只好答应免费给更换插件。搬家和磁卡售饭系统迁移是同时进行的,就这样也影响了一天磁卡售饭。

新址一楼是库房、售饭、餐厅。操作间在二楼。由于新址原来是厂房,楼层高五米多,通往二楼只有一个六十公分宽,很陡的小铁楼梯,楼梯又窄又陡,胆小的上下楼梯都有点害怕。这个小铁楼梯,原来是分厂的安全消防通道,平时不走人,现在成了膳食科操作间的华山一条道。施工队施工的时候,在二楼窗户处开了一个豁口,安了一部卷扬机,炊事设备都要从这里用卷扬机运上去。为了不耽搁职工吃饭,只有星期六、日两天的时间。鲁平找了公司内部的十个消防队员帮忙,全体炊事员一起上,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把炊事设备一件件地运上了二楼,又一件件地安装到位,找电工接上了电源。由于鲁平图纸上事先设定了设备位置,设备的电源线走的都是暗线,用电安全上有了保障。最后只剩下一件五开门的大冰箱运不上去,因为体积太大了,附近电线太多吊车也耍不开,鲁平又找来个体起重队,人家技术就是高超,只用了三根大爬杆就把大冰箱吊到了楼上。

1997年6月8日,膳食科正式搬进了新的地址。那些日子,鲁平把自己的能力,精力、体力发挥到了极致,从各项工作的安排、设计到指挥,遇到问题解决问题,鲁平没有帮手,全靠自己忙乎,同时还要兼顾着职工饮食。那时鲁平就像个陀螺不停的转,连坐下歇会儿的功夫都没有。有时回想起来,鲁平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有如此强的工作能力,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新操作间设备安排的很合理,正当鲁平有点沾沾自喜,自认为设计、指挥、安排的没有一点瑕疵时,问题出现了。

灶台排风出现了问题,大锅炒菜的炊事员让灶火烧了眉毛,原来炊事员习惯了先开气再点火,搬到楼上灶台排风不如原来的灶台抽力大,赶上刮风天气,窗户的抽力比烟筒的抽力大,气倒灌,一点火,火往外喷,所以烧了眉毛。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成了问题。鲁平要求炊事员一定要按照操作规程办,先点着点火棒,再开气点火,可是炊事员的习惯不好改,总是先开气再点点火棒,然后再点火,灶坑里窝着气往外喷,自然就挨烧了。老炊事员记吃不记打,鲁平更是有气发泄不出来。没过几天,大锅上的老炊事员又被喷了个满脸黑,鲁平这个气啊!眼见着老炊事员都被喷成那模样了,上台演包公不用化妆了,也别多说什么了,想办法解决问题吧。

鲁平让煤气公司的来修,煤气公司还真给力,一个电话,开着维修车就来了,看样子六千元红包没白给。煤气公司的师傅查看后,也没有办法,说:“这不是灶台问题,是操作不当的问题。”土建施工时,公司不让在楼房外墙安烟囱,灶台上面原来安装抽油烟罩时,因剩余空间小,只做了一个25乘15公分的,扁方形白铁皮排火烟道,抽力小。鲁平先把煮面条的老师傅换了人,免得再被烧。每天一有时间,鲁平就站在灶台前看着这个排烟道发呆。

有一天,鲁平终于想出办法来了。鲁平认为,排烟道的气体是旋转方式往上走的,扁方形烟囱往上旋的面积小,如:改成圆形烟囱就会加大它的上旋面积,也就加大了它的抽力。鲁平找二书记申请改排火烟道,二书记同意了。公司里有一个装饰公司,鲁平又出面和装饰公司施工方商量,怎么改这个烟道,因为抽油烟罩离墙面只有二十二公分的距离,他们也只能做一个直径二十二公分的圆烟囱,把圆烟囱换上抽力还真大了,烧眉毛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可是灶却不好用了,烧锅帮,因为抽力加大了,火全奔着烟道那边跑了,还好鲁平在兵团时干过食堂,对火的走向略知一二,又把锅揭了,修了修灶坑,才算把问题给解决了。

二、有幸换岗巧错过

1997年八九月份,有一天,二书记把鲁平叫到公司经理那里,让鲁平在门口等着。站在经理办公室门口,二书记对鲁平说:公司新成立了一个商贸部,准备让鲁平去当商贸部部长,接替鲁平工作的是女科长。女科长不知道什么原因,早就被从宾馆经理宝座上拿下,让她到北片厂区综合办当副主任去了。这回,又要把女科长提上来接替鲁平,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三年前,鲁平接替女科长,三年后,女科长又要回来接替鲁平。二书记还说:刚才会上提到鲁平,所有的副经理都夸鲁平能干。二书记正说着,通知女科长的人回来说:“女科长去外地送儿子上大学去了。”鲁平换岗的事也就就此错过了。因为副经理们对女科长重新接任膳食科有意见,正好外单位调来一个干部,商贸部的职位就让那个干部去干了。也该着鲁平命好,没多长时间,“义务保镖”分厂的厂长借商贸部的桑塔纳轿车去办私事,出了车祸折了几根肋条,商贸部部长虽然跟领导关系好,但是也挨了处分扣了奖金,这要是鲁平赶上就不是受处分扣奖金的事了。

说起女科长当年的那股自豪劲,除了公司经理,谁都没有放在眼里。女科长调到宾馆后,据说不知深浅把餐厅女经理给得罪了,有一天晚上,来了一辆警车把女科长拉走了,放到一间屋里,一宿也没有人问话,天快亮了,来了一个城管警察问女科长:“宾馆的霓虹灯为什么有两个字不亮?”女科长忐忑了一晚上,这时才搞明白那里不是派出所,而是城管大队,就因为霓虹灯两个字不亮,被关多半宿,冤不冤?几天后的厂务会上,女科长向公司经理及全体与会人员说起这件事情,引起大家哄堂大笑。从来不吃亏的人,谁也不敢招惹的人,让外人给整治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女科长被整治的原因也许她自己心里清楚,只是哑巴吃黄连说不出口而已。后来,女科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拿下了,调到北片厂区综合办任职。宾馆餐厅女经理也调到膳食科任副科长了。

1998年夏天,膳食科的货车出不了门了,北京城新规定,三环路以里不让走货车,鲁平找公司经理申请,用自有资金买一辆后开门的北京吉普,又能上路又能拉菜,还能拉煤气罐换煤气,公司经理不在,鲁平就和主管副经理说了此事,主管副经理让鲁平回去等消息吧。后来公司经理同意了,鲁平却疏忽了,此事没有向二书记汇报,给自己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那个时期鲁平工作压力很大,炊事员的工资每月一千五百元左右,再加上三险,人均每月两千两百多元的费用,企业又在裁减员工,大批的给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吃饭的职工越来越少,社会上又改成双休日,每个月又少了四天销售额。虽然膳食科以前结余了不少钱,但是上面考核的是膳食科当月指标,所以鲁平还要不断的减员增效,减的人多了,有些杂活没有人干了,鲁平就一个人承担起来。每天要跟着做饭,维修设备,还要负责泡煤气罐,九十公斤的大煤气罐从大桶里搬进搬出,每天要提七八桶热水泡罐,下午还要跟着车去买菜,因为把采购也减员了,只剩下一个司机。为了方便领导和炊事员找他,提高工作效率,鲁平用公款三千多元买了一部手机,出去买菜时,膳食科有什么事都可以随时找到他。鲁平认为要做到降耗增效,买菜这一关必须把好,所以花钱买个手机不冤。刚到膳食科时,鲁平就跟着出去买过菜,看到采购只顾着跟商贩砍一分钱的价格,却不知道过秤时盯住了秤,商贩在侧面拽着地秤的秤钩,一百斤称出二百斤,采购员都不知道。为此鲁平前后考察,换过几个采购员,都没有合适的。膳食科要想增收,必须从买菜上就开始把关,可是负责采购的炊事员,不知道是真傻还是成心的,实在是不能让鲁平放心。后来人员少了,鲁平就让司机下午买菜,自己跟车,因为下午膳食科事就少了。下午一点到三点是膳食科休息时间,鲁平却要跟车出去买菜,那时鲁平每天实打实的要工作十一个小时。不夸张地说:至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1997年年底,公司经理调到集团总公司当党组书记去了,一个原来的副经理当了经理,这个公司经理是个老实人,就是耳朵根子软,这是经理自己说的。1998年夏天,企业里的风气也出现了转变,党委的工作也不像鲁平在时抓的那样紧了,因为二书记和新上来的政工人员,不太懂党务部门的业务。企业风气一变,二书记认为机会来了,二书记早就想把膳食科换成自己人了,对鲁平这个不爱请示汇报、不拍马屁的拧丧种,早就忍耐不下去了。

比如、膳食科男副科长刚调走的时候,二书记就让鲁平给经理写报告,提拔“狼”当副科长,就“狼”那种人当炊事员都当不好,鲁平刚当膳食科长时,为了稳定膳食科局面,求大同存小异,使用过“狼”,利用“狼”与领导沟通的特长,干过一些事情,现在提出让“狼”当副科长,纯粹是开玩笑,但是鲁平还是违心地写了报告,因为不想得罪二书记,还好公司经理明察秋毫没有批。

然而二书记并没有死心,换了新经理觉得机会终于来了,便迫不及待的假借考核中层干部的名义,全公司七八十个中层干部,唯独对鲁平开了火。二书记也许忘了半年前对鲁平说过的话,“所有的副经理都夸鲁平能干。”这时也不顾膳食科做饭时间人员紧张,先后找了七八个炊事员谈话,搜集鲁平的罪证。二书记知道炊事员大都对鲁平有看法,心想这次一举就能打垮鲁平。二书记没有搞过政工,根本不懂考核干部的组织原则,需要两个党员找人谈话,让被谈话人畅所欲言。二书记让组织部长和一个非党干部找炊事员谈话,要求只准揭发鲁平的问题,不准说鲁平的成绩,有这样考核干部的吗?谈话时,据说炊事员大多数都沉默不语,因为尽管大家对鲁平不满意,但是找鲁平的问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炊事员回来也没有跟鲁平说什么,只有“老虎”却站在了鲁平一边,把谈话的内容跟鲁平说了。后来,鲁平才知道,搜集的证据是:私自购买汽车、手机,私自组织炊事员春游,用膳食科的车给自己搬家。书记觉得经理调出了,没有证人了,他说汽车是私自购买的就是私自购买的了。当然购买手机、炊事员春游是私自做主的。用膳食科的车给自己搬家也属实。

多年来,鲁平跟车出去买菜,连一棵葱都没有往家里买过,鲁平认为就自己的思想觉悟和工作表现,不评自己当北京市劳模都有点委屈,现在却要整他的黑材料,真应了二书记说过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回实实在在的用在了鲁平身上。鲁平从事组织、人事、劳动工作十二年多,知道考核干部的程序。二书记主持的搜集黑材料会,这种做法,纯粹是文革时期造反派整黑材料的做法,二书记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锻炼过来的人,这种野路子当然熟的很。

组织部长和鲁平关系不错,是接替鲁平当的组织部长,可是组织部长和二书记的关系更密切,她们是几十年的工友关系,又是二书记一手把她提拔上来的,组织部长也是两头为难。但是组织部长对鲁平说:“会实事求是地写考察材料的。”这让鲁平稍微放了点心。二书记凑齐了黑材料,报到新任公司经理那里,要求撤销鲁平的科长职务。谁知道主管副经理对鲁平还不错,主管副经理几句话递上去,二书记的计划落空了。从此以后,鲁平就把手机踏踏实实的别在腰上,原来鲁平外出才把手机带上,不出门就把手机让会计锁保险柜里,那时有个手机还跟个宝贝似得。所以有的炊事员眼红了,才举报给二书记,这回,坏事变好事了。

也该着鲁平走背运,由于拼命工作天气又炎热,操作间的温度经过环保部门检测是四十二度,又和个别领导怄气,那一阵眼睛出现了问题,被迫住院治疗。鲁平任组织部长时,公司里中层干部住院,鲁平和书记都是第一时间去医院探视,这回轮到鲁平住院了,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千盼万盼没有一个领导来医院探视,等来的唯一的一个探视者却是原膳食科女科长,女科长那时又是北片膳食科的科长了,也许是出于同行惺惺相惜吧?到底是老乡不记仇,看来女科长是刀子嘴豆腐心,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有一天,膳食科操作间门上贴了一张没有署名的建议书,内容大意是:让女副科长兼任班长。鲁平怀疑,也许是“狼”模仿他的笔迹写的,可是没有证据又不好说什么,再说:建议书也没有出圈的语句,也许是几个炊事员私下里议论的想法,提的合理化建议,只不过上传的方式有问题,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当是个玩笑就过去了。可是女副科长偏要拿着棒槌当针纫,大动肝火。女副科长把那张建议书托人进行了笔迹鉴定,回来后,召开鲁平和膳食科骨干参加的会议,女副科长在气头上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是无权自己做主召开会议的,可是这种奇葩的事情,总是能在鲁平的身上发生。

有道是:

策马挺枪杀阵中,

难防身后藏暗弓;

壮士阵中遭冷箭,

常闻世人叹息声。

上一篇:伊犁全职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饭机 浙ICP备160049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