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伯学说的当代诠释【三】

发布时间:2018-12-29 21:47            

(提醒:本文系读书笔记,原文全部摘自出版书目,仅供学习爱好者阅读分享,不含商业、盈利目的。请尊重原书版权,勿用作他途。)

马克斯.韦伯(1864-1920)

参考书目:《韦伯学说的当代诠释》,顾忠华著,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韦伯的经济社会学——经济理性主义与资本主义》

[经济社会学]是韦伯相当重要的领域。[资本主义]以一套经济体系的运作作为其最明显的表征。究竟现代以资本为主的这样一个经济形式,会带给人类社会哪些冲击?它会怎样发展?

图一、资本主义

一、经济行动的社会学范畴(一)“经济行动”

19世纪的理论家指出,经济取代了宗教、政治而成为现代社会最主导的力量。从世界史来看,经济,尤其是资本主义,已是影响整个人类社会走向不可逆转的力量。

1、韦伯经济社会学的目的

韦伯的经济社会学,希望分析“经济行动”的社会学关联;也就是从社会学角度来看“经济行动”。经济行动在某种意义上是我们与他人的交换,或者在一套规则之下(如市场)与别人互相交往的社会行动。

那么,如何把“经济行动”的社会面凸显出来,就是韦伯经济社会学的方向。

2、韦伯的具体做法

凸显经济行动的基本社会学关联,具体做法有两种。

(1)历史的——经济行动是在“大社会”的范围里研究它的变迁。韦伯在研究“资本主义的兴起”这个题目时,探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为什么只有在西方才会产生“资本主义”这套经济生活模式。

(2)经济活动——韦伯也要在他的社会学理论范围内给予“经济行动”应有的位置。他所做的不是一个经济理论,而是对于“经济行动”的社会学关联,加以概念的澄清,在概念上形成一个分析架构。

在《经济与社会》这本书中,谈的就是社会学研究首先怎样去界定我们研究时所运用的范畴和概念。韦伯并不想提出任何经济理论,而是对经常使用的概念加以定义,同时分析经济面向里若干最基本的社会学关联。

3、韦伯对“经济行动”的描绘、界定

(1)“经济行动”的定义——

可称为“经济取向”的行动,是指行动者按照其主观意义,指向以“效用”的形式来满足需求。

我们希望有一些资源能满足我们的需求,这是最基本的经济概念。另外,还有所谓的“经济行动”,其意味着行动者和平地运用其控制资源的权力,并且有计划地达成经济的目标。

(2)可见,“经济”分为两个范畴:经济取向、经济行动。

不管哪一个,这些经济行动绝非纯粹的心理现象,所有的经济行动都有其特殊的主观意义,亦即此主观意义建构了相关过程的统一性,使得行动因此得以理解。比如,当我们用货币购物时,就已经触及了整个社会供给与需求的关系。所以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心理现象,而一定是在一个大的经济架构下运作。

它必须包容现代式的“营利经济”。人类社会自古以来即存在经济行动,我们都会用资源来满足我们的需求。但是如果只是这样分析,就无法理解“现代经济”的意义,因为现代经济有很多是利润导向的,就是这种营利动机,使得经济行为超越了单纯的消费需求而追求利润。

(3)在这个意义上,韦伯把“经济”的形态分为两大类:自然/需求经济、营利经济。这是根据桑巴特的分法。

①“自然经济”追求的是满足需求,有其效用与用途就行,比如衣食住行。

②“营利经济”则是市场导向,其中“价格”具有调节供需之间调剂的机能,跟物物交换社会中每一个东西皆有其一定的交换价值不同。当供需关系发生变化,某一物品的价格就会随之变化。这种用价格来调节的机能,其背景是“营利经济”。

图二、工业革命

(二)技术、效用、经济机会1、“经济”≠“技术”

韦伯提出“经济”与“技术”必须区分。

经济行动是指有目的、计划来达成,有如两点之间选择一个最短的途径;经济不是单纯的一个技术问题。技术问题通常是在用某些手段能达成某些成果。纯粹技术问题不用考虑成本;经济问题则要考虑成本、供需及价格等。

2、“效用”

“效用”指某种财货或服务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人对“效用”的追求是“经济行动”的最基本要素。

3、“经济机会”

韦伯进一步说明,取得[对财货、服务的“效用”支配和处分的权力]的机会,称为“经济机会”——这是韦伯经济社会学的基本概念。

在经济的范围内,我们所谓的市场竞争,即是这种机会。“经济机会”也牵涉到习惯或实际利害状况,抑或传统或法律所保障的社会秩序。韦伯经济社会学的特色,即通过[处分权]或[支配权]的概念把“纯粹经济行动”与“社会制度”结合在一起。如果考察古代和现代经济机会的异同,则必须考察古代的经济情况允许哪些“经济机会”存在。

譬如,中国古代的乡绅、士大夫最有机会买土地、当地主,此经济机会是因为在政治制度上这些乡绅、士大夫有那样的权力取得这些资源,这是一个经济机会在传统或封建社会中所表现出来的形式;而在现代社会中,资本家和大企业亦特别有机会取得大量资源。这就显示了“经济机会”的不同形态。

图三、中国古代小农经济(三)典型的“理性经济行动”1、“经济行动”的分类

韦伯主张经济行动可分为两种,即“理性的经济行为”、“传统的经济行为”。

理性的行动,是指有一套特定的行为模式;其他的行动都是传统的。“理性的经济行动”亦是如此理解。

“传统”无所不包:从最本能的觅食行动,到传统固定的技术能力(在现代大量工业生产方式之前的种种经济行动),都称为传统的。可以确定的是,在人类几万年的历史中,存在一种较受制于自然状况下生产的“传统经济行动方式”,人类的理性成分并没有充分发挥在经济的范围内;直至西方的转变,克服传统生产方式后,才发展出真正的“理性行动”。

但我们不能因此认为韦伯将“传统”与“现代”分开来处理。韦伯说,理性的经济行动使人们在远古时,也知道运用管理、且以注重效率的方式去从事经济行动。

2、典型的“理性经济行动”

韦伯从四点来谈从古代迄今逐渐形成的“典型理性经济行动”——

①储蓄:经济行动者有计划地将现有一切可运用的资源分配给现在及未来;

②尚知能分散投资风险:经济行动者还能将资源有计划地按其重要性分配到不同的使用领域。

③经济行动者有计划地制造产品,并能按预期获得较支出成本为大之收入。

④经济行动者有计划地通过与他人“结社”而扩大自己对“效用”的处分权,这也是今天所有“股份有限公司”的基本形式。

这些理性的经济行动,促使人们对资源更有效地运用,是创造人类高度文明的物质基础。

图四、宗教改革

二、资本主义的结构条件(一)经济行动理性化的历史考察

韦伯很关心的是,“理性的经济行动”如何克服根深蒂固的传统。 “传统”扎根于生活之中,那么人类从什么地方产生突破的力量?为什么社会会变?为什么会有新的技术,甚至有资本主义文化的出现?

1、传统观点

在十九世纪,要解释资本主义为何会出现,最流行的两个看法是:一个是人口增加,另一个是贵金属流入。前者认为人口逐渐增加,生存空间变小,竞争也增加了,因此需要更有效率的生产方式,像资本主义这样,才能解决人口问题。后者则是地理大发现而向外扩张,导致许多贵金属的流人而促成了社会的变化。

2、韦伯的反驳

韦伯认为这些说法并不可靠。若和其他社会比较,像人口的增加,中国人口的增加速度在十七、十八世纪比欧洲快多了;再者像贵金属流入,中国也有。——因此这两个原因不足以解释资本主义的出现,虽然它们也有作用,但仍需配合其他因素。

韦伯并不是完全忽略唯物的观点,而是在上面两个观点的基础上又提供几个条件:地理关系、时间的因素、城市因素、战争的需要、奢侈品的需要、产生资本主义的重要因素为合理的永久企业(企业一成立之后,便是一长久的经营,而经营就需要记载盈亏的合理簿记技术,这些都随着西方社会的发展,一步步提供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组织的条件)。

3、韦伯:“资本主义精神”才是突破传统的根本力量

韦伯谈到了“资本主义精神”的发展,反驳了一种比较唯物的角度,而提供比较精神层面的解释。

除了外部条件之外,还要补充合理的精神、处事态度的高效率、理性化及合理的经济行为。韦伯认为,这些东西才是突破传统的根本力量。

其他的因素,在非西方社会中都可以找到,却只有西方产生了经济行动的理性化,突破了传统主义的阻碍,达到了资本主义大规模的生产及经济的理性主义。在西方以外,看不到理性化的现象,尤其重要的是精神因素,像经济伦理便和西方的宗教改革有莫大关系。

整体而言,韦伯并没有在唯心或唯物之间,选择其中一种立场而批判其余。

(1)韦伯从西方历史中看到了[基督新教]的产生,新教的产生提供了特别的处事态度和行为模式,而这种处事态度又影响了面对经济时的态度,所以才会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兴起。

(2)韦伯又讨论世界各宗教的经济伦理(儒教、道教、印度教、犹太教),这些不同的宗教都代表着不同的处事态度、世界观、精神哲学,也代表着不同的经济类型。他从这样的比较当中,探讨西方的“经济伦理”究竟有何独特性,而此独特性又是如何表现于资本主义精神上、并造成[资本主义系统]。

(3)这套经济系统,在变成机器正常运作之后,就算“资本主义精神”不存在,它依然自己会动;就像现在西方的资本主义,也许已没有强烈的宗教意识,但它已不是今日资本主义运作的主要力量。

图五、工业标准化的车间

(二)韦伯谈“资本主义结构”的两层观点

在谈到资本主义结构条件下,韦伯有两层观点:

①从[经济伦理]的角度来看[资本主义起源]的问题。

韦伯认为,“经济行动的理性化”在早期处处笼罩在“传统主义”之下,若没有一种特别的精神力量便不足以打破传统的限制;所以韦伯特别注重卡尔文新教所提供的经济伦理,是一种改造世界、宰制世界的特别力量。

②在第二层观点下,经济便独立了;纵使没有“经济伦理”,一个“经济系统”依然能运作自如。

基本上,这两层观点在韦伯历史和理论的研究上都相当重要。他并没有一概而论“经济伦理”对资本主义运作完全不可或缺,并不是粗糙地断定所有的资本主义产生都要依赖“经济伦理”的作用,只强调其对“初始条件”的重要性。

图六、《摩登时代》剧照:自动喂饭机

(三)现代资本主义的系统本质

在上述的观点里面,韦伯谈到的是:现代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头,经济已经成为独立的一个系统。在近代的经济体制里面,早期的宗教根蒂早已消失。

1、历史的考察

到了十九世纪,早期充满宗教意味的资本主义已经告终,现在是一个钢铁时代,一个“系统”高过一切的时代,行政方面有一套官僚制、工厂里面有一套生产线,每个环节都有精密的设计。经济系统已是如此坚固,“经济伦理”已经可有可无。据此,则“经济系统”的运作远超过“经济伦理”的重要性。

韦伯又认为,宗教影响到经济是一个历史的事实,是西方历史的一个重要关键;宗教原来是个理性化的力量,经过它的媒介让经济行动逐渐理性化;但是宗教本身也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此时已经变成非理性的力量。科学取代了宗教,成为理性化的力量。

2、韦伯的悲观主义情绪:个人面对机器的无力

韦伯从个人自由的角度看,在铜墙铁壁的时代,个人无法去面对庞大的机器(包括国家机器、经济系统等已经充分理性化的组织),个人在其中只是一个小螺丝钉,人的行为只是为了顺应系统的要求。过去,新教徒渴望成为[职业人(Berufmensch)],现代人则是不得不成为[职业人]。

这种悲观主义使韦伯认为,现实中这个世界已经充满形式理性的计算,包括劳动成本的商品化等,因为可计算,所以毫无意义可言。在现代社会中,意义的追寻需要由“卡里斯玛”来完成。

3、总体评价韦伯的关切:时代的诊断者

韦伯看到,资本主义的发展本身代表一个“理性的力量”,它可以把世界“非理性的魔咒”加以铲除。但这部机器太厉害了,它运作到后来,人们只有在空洞的机器中白白转一圈,每个人对其生活的意义无法从经济行动中获得。

韦伯对“现代性”并非一味赞扬。在现代性中每个人都有些苦难,而意义丧失、工具性的人际关系盛行等现代社会的负面代价,韦伯已经预见到了其愈演愈烈的趋势。

Copyright © 2018 食堂售饭机 浙ICP备16004969号